刘慈欣为什么懂这么多?刘慈欣为什么这么厉害

刘慈欣为什么懂这么多?刘慈欣为什么这么厉害?怎么评价?ณۗۗۗۗۗۗۗۗۗۗۗۗۗۗۗۗۗۗۗۗۗۗۗۗۗۗۗۗۗۗۗۗۗۗ

阅读全文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 2 关注
  • 0 收藏,1839 浏览
  • 快搜用户 提出于 2020-06-10 20:37:38

2 个回答

快搜

作者写了一篇小论文《刘慈欣的演变》,探讨了刘慈欣的写作过程和思想发展。文章结尾,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只有一个刘慈欣?”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首先,为什么中国会有像刘慈欣这样的科幻作家,可以与美国科幻黄金时代的三大巨头相提并论?第二,为什么可以说刘慈欣的中国科幻产业的现状不令人满意,甚至刘慈欣也需要“将中国的科幻小说单独拉向世界级水平”(复旦[微博教授严锋)。科幻文学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在讨论之前,有必要区分科幻小说中“硬度”概念的含义。基于现实的科学理论,科幻小说很难合理地构建一个以想象为中心,更加强调理性的科学事实。软科学小说中基于科技的幻想只用于辅助情节发展,这更接近传统文学中的幻想文学,强调文学性。

科幻文学的理想状态应该以科幻小说的核心为前提,讨论特定情况下人类和社会的转变和状态,这也是传统文学关注的问题。然而,很少有作品真正认识到这一点。即使是科幻大师从古代流传下来的杰作也只能集中在一个方面:

艾萨克·阿西莫夫的《钢铁石窟》系列通常被归类为“侦探小说”。如果核心的“机器人三定律”被上帝对新创造的“三条戒律”所取代,在现实中实现它们似乎不是不可能的。然而,他的小说在“碳铁文明”的前提下深入讨论了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伦理问题,并对现代科学伦理产生了影响。

然而,海因莱因的《月亮是一个严酷的女人》对宇宙时代人类社会的变化有着非常严格的幻想。《星舰伞兵》中对“动力装甲”的技术描述甚至影响了今天的技术发展。从“基于科学的幻想”的角度来看,这是极好的。然而,他的这些书很少讨论人性和哲学,甚至“星际飞船上的伞兵”也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这两个人的作品代表了科幻小说的硬和软两极,而只是在“硬度”上略有不同。

科学不是奇迹,它不会让你用五块蛋糕和两条鱼养活成千上万的人,但是科学可以给你取之不尽的能量,可以带你跨越神话之外的最远距离到达另一个星系,甚至告诉你可能还有另一个宇宙。所有这些都可以用简单明了的数字和公式来表达。任何人只要有足够的智力,花时间学习基本知识,就可以理解所有这些,而不必沉思和等待上帝的突然启示。科幻小说诞生于科学本身是一系列简明事实的时代。那个时代的人们对科学带来的神话和传说之外的无限可能性感到兴奋,并几乎立即挑战上帝。世界上最早的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直接探讨了人类与其创作之间的关系。

在我看来,科幻小说的真正核心价值在于它与科学的联系,否则它属于传统幻想文学,没有科幻小说的基本特征和意义。当然,事实上,“软”和“硬”之间的界限并不完全清楚。我们也不需要用这个作为铁律来衡量所有幻想作品。

科幻作家刘慈欣的科幻文学与时代密切相关,只属于现代文学形式。

科幻文学是人类文学史上的一个新现象。它伴随着现代科学出现,并随着世界的现代化而发展。在此之前,尽管幻想文学也广泛存在,但但丁的《神曲》和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科幻文学的基本要素是科学的核心,科学的本质是可验证的,任何科学事实都可以再现。因此,科学精神的核心必须是不可知论和反对蒙昧主义。只有生活在科学中的幻想作品才能具有必要的时代特征。

刘慈欣这个名字,即使不是科幻迷,也不会不熟悉。2015年,刘慈欣凭借《三体》获得了第73届雨果最佳长篇小说奖。雨果奖被公认为最权威和最有影响力的国际科幻奖,可以称为诺贝尔科幻奖。刘慈欣是该奖项自1953年设立以来的第一位亚洲获奖者。2015年10月,他获得了第六届全球中国科幻文学最高成就奖,并获得了超级中国科幻星云奖章,这仅适用于获得最高国际科幻奖雨果奖和星云奖的作家。作为第一部从新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长篇科幻小说,英文版的《三体》在美国的出版和发行使刘慈欣声名鹊起。因此,刘慈欣被许多科幻迷和文学评论家称为“中国科幻小说中的第一人”。复旦大学教授严锋称刘慈欣是“一个将中国科幻文学提升到世界级水平的独行侠”。


科幻世界副总编辑姚海军曾经说过:“刘慈欣建造了一座充满活力的光年级展厅,里面充满了宇宙文明史上科技创造的超乎常人想象的奇迹。进入刘慈欣的世界,你会立即感受到如粒子风暴般汹涌澎湃的激情——对科技的激情。正是这种激情让他的世界充满了银河之心。这种激情不仅体现在他营造宏大场景的行为上,也体现在他人物的命运选择上。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选择那些与大世界形成对比的孤独而脆弱的生活是令人震惊的!”


在获得雨果奖之前,刘慈欣获得了中国科幻文学可能获得的几乎所有奖项。任何读过刘慈欣作品的人都会知道,这些赞美并不夸张。


那么,除了“三体”之外,刘慈欣还有其他什么教科书级别的作品呢?


“拿她的眼睛”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刘慈欣开始向科幻世界杂志投稿。1999年6月,他在科幻世界中首次出版了两部作品《鲸鱼之歌》和《微末》。同年,他因《带给她的眼睛》获得了1999年中国科幻电影银河奖的一等奖。从那时起,刘慈欣连续八次获得银河奖,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科幻小说第一人”。


教育部新批准的七年级课本和第二本书中都包括了“带她去看看”。在此之前,科幻小说在人类教育教科书中的比例很低,国内科幻小说几乎不存在。能让人记住,曾经出现在教科书中的科幻小说只有一个“你好!”出来”,是日本作家贺喜的作品。将刘慈欣的作品纳入教材对科幻小说的普及和推广具有重要意义。仅受教科书长度的限制,刘慈欣自己改编了这部小说,将其缩减到2500字,删除了中学生比较难理解的物理理论,保留了相对文学的部分。尽管如此,这部小说仍然以其独特的想象力和感人的人文关怀展示了刘慈欣作品的独特魅力。


可能因为这是一部早期作品,刘慈欣在《带她的眼睛》中展示的不是“三体”时期的冰冷原因,而是罕见的柔软和温暖。在某种程度上,在构建宇宙黑暗深渊的同时,刘慈欣的小说仍然充满了古典和浪漫色彩。在《带着她的眼睛》中,我们似乎听到德彪西的《月光》一遍又一遍,成为作品的和谐节奏。这让人们想起了库布里克2001年的太空奥德赛。一方面,《蓝色多瑙河》被用来描述太空旅行愉快而美丽的一面,但另一方面,他也用芭蕾《盖娅》来展示太空旅行漫长而乏味的一面。冰冷的技术与古典旋律混合成了一首惊人的空间交响曲。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管理员 - 管理员

刘慈欣:一个仰望星空的“电工”

attachments-2019-01-IcEkzO2o5c446ee20bff7.png

1 .

“在火星的沙漠里,在水星的热矿区里,在金星的硫酸雨里,在危险的小行星带里,在欧罗巴的冰冻海洋里,甚至在外太阳系里,在海王星轨道之外寒冷而寂静的空间里,有无数人在工作。

当然,你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但是如果你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为你感到骄傲。"

这段话来自父亲给他女儿的一封信。这封信充满了对未来的思考和对人类命运的期待。

这封信答应200年后由她的女儿打开。你没有错,这是200年了,因为这位父亲相信,当他的女儿长大后,人类将会战胜死亡,并能够大大跨越时间。

这位40多岁的父亲通常沉默寡言,不张扬。他是一家火力发电厂的工程师。网上粉丝戏称他为“刘电工”。事实上,尽管他在发电厂工作,但他在计算机领域工作。

除了工作,他还有一个爱好——写小说和科幻小说。因此,在给女儿的信中,我们只看到了对未来和各种大脑漏洞的推测。

他的小说有各种各样的粉丝,从普通学生到各行各业的精英。

2017年底,卸任后,奥巴马来到中国参加CES未来教育会议。他特别安排了与刘电工的会面,因为奥巴马是他的忠实粉丝,尤其喜欢他的一部赢得雨果奖的小说。


现在你知道这个“刘电工”是谁了——刘慈欣,《三体》的作者。

早些时候,《纽约时报》记者采访即将离任的奥巴马时,谈到阅读时,奥巴马提到了他刚刚阅读的“三个身体”,奥巴马给予了高度评价:

“很有趣的是,我最近为了逃避现实而读了一本书,却发现这本书非常深刻。我认为《三体》读起来特别有趣,也许是因为我每天处理的“破碎的东西”非常琐碎,与抗击外来入侵相比,它们一文不值。”

奥巴马建议的这几句话已经将亚马逊“三个机构”的排名从10000多提高到了1600。

2 .

刘慈欣,山西阳泉人,1963年出生。尽管他属于60后,也许是因为他丰富的想象力,这不符合他的年龄,但读者通常更喜欢称他为“刘先生”,而不是“刘先生”。

然而,刘慈欣出生在一个没有想象力的时代。刘慈欣在他的童年时代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不同。

在小学学习期间,有一天,他不小心从家里的床下挖出了一个装满书的盒子,里面是儒勒·凡尔纳的《地心游记》。当时,这些书被认为是“毒草”,但是它们为一个小孩子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感觉好像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窗户突然打开了。”

从那时起,刘慈欣接触了一些苏联科幻小说,如卡赞采夫的《太空中的神曲》和托尔斯泰,他非常喜欢托尔斯泰。

除了这些书,他对星空印象深刻:

“童年的一天晚上,我的记忆深刻而清晰:我站在池塘边,许多人站在我身边,成年人和儿童。我们一起仰望夜空。一颗小星星缓缓飞过黑暗的天空。这是中国刚刚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1号”。那是1970年4月24日,当时我7岁。

刘慈欣1985年毕业于华北水利水电学院水电工程系。他是一个真正的工程男性。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娘子关电厂当了30年的计算机工程师。

到目前为止,他的经历,就像他那一代人的经历一样,一直平安无事。

然而,在一个无聊的工作环境中,刘慈欣试图在业余时间为自己找点事做。作为那个时代的科幻迷,他选择写科幻小说。

大学刚毕业,刘慈欣就写了科幻小说《超新星时代》。然而,由于各种敏感的原因,这部小说已经修改了五次草稿。在经历了20多名编辑的手后,他们无法忍受使用它,也无法使用它。因此,它还没有出版。

当时写科幻小说是一个相当吃力不讨好的选择。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科幻小说甚至被列为“精神污染”。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刘慈欣为中国最著名的科幻杂志《科幻世界》撰稿。它已经产生了一些全国最好的科幻作家,如《今日》、《王晋康》和《刘慈欣》,但当时的月销量只有40万到50万部。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x 广告